三年了,他离开她整整三年了。

  他是洁身自好的人,从不和部下一起逛花楼。

  所以他忍了三年。

  萧凤娴鼻尖酸涩得厉害,弯腰捧住萧微华的脸,忘情地吻了下去。

  ……

  “原来妹妹喜欢偷窥别人做这种事啊。”

  戏谑的声音从背后响起。

  苏酒猛然转身,萧廷琛正笑眯眯看着自己。

  她小脸红透,“才,才没有……”

  她只是被三姐姐的爱情感动到了啊!

  萧廷琛握住她的手,“正好隔壁厢房空着,不如朕陪妹妹——”

  “你住嘴!”

  苏酒急忙捂住他的嘴。

  男人何等轻佻,顺势啄了下她的掌心。

  苏酒急忙甩开他,羞愤地跑走了。

  萧廷琛望一眼窗内,薄唇噙起几分凉薄笑意。

  萧微华回来了,他那位嫡母,该如何自处呢?

  年少时李氏是如何对待他的,是如何想方设法取他性命的,他没齿难忘。

  这些年没有刻意提起过,但他阻止了萧廷德在朝堂上的升迁之路,李氏那么精明,她应该明白他的态度。

  识相的话,她就该带着萧廷德滚回金陵才是,而不是想方设法在他眼皮子底下蹦跶,痴心妄想地要为萧廷德寻找仕途上的出路。

  甚至,还不惜动了萧微华的女人。

  男人眯了眯眼,转身去寻苏酒。

  他答应要陪苏酒去国公府探望陆存微和周宝锦的,所以尽管已是暮色四合,仍旧如她所愿地带她去了国公府。

  陆存微最崇拜萧廷琛,听闻他微服而来,喜得不知怎么办才好,特意准备了隆重盛大的宴席。

  苏酒跪坐在萧廷琛身后,一边给他布菜,一边偷看陆存微。

  听说她的兄长在神武营当差,身上那股子贵族子弟的懒散习惯已经被磨得一干二净,瞧着比从前威风很多。

  她很欣赏这样的兄长,因为只有这样的他才配得上宝锦。

  陆存微喝了几盏酒,不自觉上了头,红光满面地对着萧廷琛滔滔不绝:“都说妹妹死在了南疆,可微臣知道她肯定还活着,还被皇上您好好庇护着!”

  苏酒挑眉。

  她的兄长居然如此信赖萧廷琛,头脑似乎也比从前灵光了一点。

  陆存微侃侃而谈:“很多人都说皇上您另立新后还继承了萧廷晟的妃子,是花心薄情的表现,可微臣知道,您一定是有苦衷的!您是千古明君,怎么可能做错事呢?都是那群人不长眼瞎几把乱说!”

  苏酒:“……”

  她哥哥当真很信任萧廷琛啊。

  陆存微喝得酩酊大醉,咋咋呼呼地嚷嚷:“不瞒皇上,微臣的妹妹看似乖巧,实际上还是有小性子的,而且脾气上来了那是比什么都倔。您要是被她惹恼了,就揍她一顿。”

  苏酒:“……”

  好吧,她就不该回家探亲。

  原本她以为陆存微会为她的死亡掉两滴眼泪,或者埋怨萧廷琛两句,可现在看来他分明比谁都过得快活!

  还叫萧廷琛揍她,真是胳膊肘往外拐。

  少女不愿再待在厅里听陆存微说胡话,悄悄从后门离开。

  她沿着抄手游廊往后院走,因为穿着宫装、腰悬龙形玉佩的缘故,并没有不长眼的侍女拦她。

  熟门熟路地来到宝锦居住的院落,伺候宝锦的丫鬟非常诧异,“这位姑娘是?”

  苏酒不慌不忙地撒谎,“我奉皇上之命,前来探望少夫人。”

  她手里还拎着锦盒。

  这是她从宫里带出来的补药,打算送给宝锦的。

  那丫鬟笑笑,“皇上仁慈。”

  说着,领着苏酒踏进寝屋。

  屋子里充斥着神神怪怪的东西,书架上摆满道家典籍,墙壁间悬挂着各种桃木宝剑、八卦罗盘,角落置了一座青铜兽首炼丹炉,床帐间甚至还贴满了道家符箓!

  苏酒脚步微顿。

  宝锦她……是走火入魔了?

  正琢磨着,屏风后探出半张小脸。

  周宝锦眨了眨乌溜溜的眼睛,慢吞吞走出来,“我观姑娘面相,颇有些眼熟,很像我的一位故人。”

  服侍她的丫鬟满脸无奈,“少夫人,这位是宫里的贵人,奉了皇上的旨意赏赐东西来着,您可千万别闹,要叫人看笑话的。”

  周宝锦顽皮地扮了个鬼脸,“就不许我过过算命道士的瘾?”

  苏酒好笑。

  宝锦仍是少女心性,可见陆存微平日里很宠她。

  见他们恩爱如故,她也就放了心。

  她把带来的珍稀补品交给侍女,温声道:“少夫人好好保重身子,皇上吩咐,若是吃穿上有什么需求,只管派人去宫里说一声。”

  “咦,真是稀奇,皇上难道换了性子不成?竟然会体恤下臣……”周宝锦稀罕不已,“除了我家那个铁憨憨,大家都知道当今圣上最是小气……”

  这么说着,自觉失言,急忙用宽袖遮住嘴。

  苏酒笑意更盛,“皇上确实小气。”

  周宝锦宛如觅到知音般双眼发光,急忙上前握住苏酒的双手,“你也这般认为?”

  她动作幅度大,慌得丫鬟急忙扶住她,“少夫人,您才怀胎一月,太医说胎像不稳,您可千万别乱动!您坐着,坐在软榻上就好……”

  苏酒望着周宝锦被扶到软榻上,一时间惊奇不已。

  怪不得没在长安城的宴会上看见宝锦和哥哥,原来是因为宝锦在养胎的缘故!

  这么说,哥哥要有孩子了,她要有侄子侄女了?!

  少女心中雀跃欢喜,恨不得搂着周宝锦亲两口。

  她眼中散发出光芒,笑道:“可有写信告诉爹——告诉国公爷和国公夫人?他们若是知道了,肯定高兴得不得了。”

  周宝锦吃着茶,奇怪地看她一眼。

  她道:“咱们素昧平生,怎么我怀上孩子你比我看起来还要高兴?信自然是写了的,想来他们已经收到了。”

  苏酒讪讪。

  好在周宝锦是个粗枝大叶的姑娘,并没有对她刚刚的失态刨根问底,更没有对她起疑。

  她和萧廷琛回到皇宫,夜色已深。

  她沐过身,穿着轻软寝衣跪坐在榻上,低头整理盘扣。

  萧廷琛不紧不慢地走过来。

  他眯着桃花眼,少女腰肢细软,鸦青长发垂落在腰际,肌肤似雪,灯火下清媚撩人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言情小说,重生小说,玄幻小说,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-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王娇宠:小萌妃,乖一点,帝王娇宠:小萌妃,乖一点最新章节,帝王娇宠:小萌妃,乖一点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